华国锋的“魄力”、“难处”、“远见”

旧闻天下 2014-09-10
打印
增大字体 减小字体


 华国锋

 这是一种角力。作为中国共产党此时的掌舵人,华国锋心里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一点。那些日子,在华国锋所居住的中南海宅所里,那盏办公室里的台灯都是亮到深夜才熄灭的。

华国锋的“魄力”

中国的政治局势,在毛泽东主席逝世后,正依照自己的惯性,不可避免地朝那个方向滑去。一系列严重的情况都在向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华国锋的案头聚集。

 江青一再纠缠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张玉凤,要求把主席的全部文件转交给自己,以便为自己更上台阶“加封”。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也是动作频频,先是为自己拍“标准像”,然后又擅自在中南海设了一个“值班室”。张春桥这时候也托人带口信给上海方面,说是“上海有大考验,要打仗”。

不仅华国锋对这些情况忧心忡忡,住在西山的叶剑英也是终日坐立不安。而在这之前,华国锋也已经委托李先念上了一趟西山,秘密地会见了叶剑英,商量了必须阻止“四人帮”篡权的果断行动。在那些天里,叶剑英几乎每个晚上都没有睡好。还有华国锋,还有汪东兴,他们都是彻夜不眠。

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,接到深夜开会的通知,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心头一动。这确实是关乎中国命运的重大时刻。

一个重要的会议即将在玉泉山叶剑英住所的会议室召开。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陆续走进会议室。二十三点整,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、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叶剑英和时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、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手拉着手神采奕奕地走进了会议室。

华国锋心领神会,显得激动并有些紧张地大声说,同志们,在开会之前,我宣布一件事。今天,我们继承毛主席的遗志,代表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愿望,一举粉碎了“四人帮”。现在,王洪文、张春桥、江青和姚文元已经全部被扣起来接受审查了。

在座的政治局委员神情有的吃惊,有的惊恐,有的欢喜。约半分钟后,李先念兴奋地带头鼓掌说,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!其他的政治局委员也开始鼓掌。掌声经久不息。

华国锋清了清嗓子,继续说,同志们,粉碎“四人帮”,是毛主席生前的部署。他在病重的时候就说过,“四人帮”的问题,上半年解决不了,下半年解决;今年解决不了,明年解决。主席逝世后,如果不是他们变本加厉,逼人太甚,我们也不想现在就解决。但是他们太猖狂了,公然要抢班夺权,另立中央。据可靠情报,他们准备在十月十号搞政变。上海不仅给民兵发了枪炮,还发了大批红布红纸,说要庆祝伟大的节日。我和叶帅感到事态严重,一旦让他们的阴谋得逞,千百万人头就会落地,所以我们才决定采取这种特殊措施。这场胜利,使我们党避免了一次大灾难、大分裂、大流血、大倒退。

会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。这时的叶剑英终于坐不住了,他用力地挥手说,今天我们应该高兴。我们做了毛主席生前没有来得及做的事情。主席临终前还拉着我的手叮嘱说,我死后,江青可能会闹事,你要协助国锋同志制止他们。

李先念站起来说,国锋同志、叶帅、东兴同志,你们为党、为国家、为中华民族做了一件比天还大的大好事。从现在开始,政治局里没有障碍了。有什么事情,咱们一件一件地议,今晚我们通夜办公。

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。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晚十一时至次日凌晨六时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西郊玉泉山整整开了七个小时的会。会议一致拥护粉碎“四人帮”的重大决策,一致通过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的决议。从这一天起,历经十年的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”结束了。

华国锋的难处

开了一夜会议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们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,个个精神饱满地走出叶剑英的住所,黎明的风是这样的清新。叶剑英送华国锋,顺级而下,汪东兴紧随其后。停步后,叶剑英看着华国锋,突然,缓缓地抬起右手,行了个军礼。叶剑英的这个举动令华国锋始料未及,华国锋甚至有些不知所措。

叶剑英神情严肃地看着华国锋,十分郑重地说,华主席,现在形势复杂,我们每一步都如临深渊、如履薄冰,为国家安全,我正式建议请邓小平同志出来工作,现在这个局面需要他的经验和智慧,请中央批准。

华国锋一时没有作答。其实,华国锋心中早已猜到叶剑英会重新提出邓小平的问题,只是没想到叶剑英会在这个时候就开始提到这个话题。

华国锋面呈难色,带着几分愧疚的神情说,叶帅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但这件事情影响太大。现在就让他出来工作,不是授人以柄吗?我看,还是从长计议,慢慢来吧。

叶剑英沉默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。他了解华国锋,了解华国锋现在的难处。华国锋肩上,目前确实承担了太多。

邓小平决定写一封信。这些天,邓小平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专心地写这封信。那封信的开头是这样写的:

华主席、党中央:最近这场反对“四人帮”篡党夺权的斗争,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后,这样一个关键时刻,紧接着发生的。以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,战胜了这批坏蛋,取得了伟大的胜利。我同全国人民一样,对这个伟大斗争的胜利,由衷地感到万分的喜悦。

他知道写这封信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欢呼,他要为人民做事,他认为自己还具有这样的能力和目光。

这封信,邓小平是请驻守在前院的刘鑫转交的,嘱托刘鑫把这封信直接送交给汪东兴,并由汪东兴转交给华国锋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回到家的小儿子质方俯在父亲耳边说,老爷子,现在上面的精神是要集中批“四人帮”,但还要连带“批邓”;对“四五天安门事件”,要避开不说。而且,凡是毛主席讲过的、点过头的,都不能批评。

 邓小平听小儿子讲完,久久没有吭声,脸上也是波澜不惊。他心里想,肯定是这样的,目前也许只能这样,华国锋有难处。

华国锋的远见

中共中央正式公开宣布粉碎“四人帮”的消息,是在一九七六年的十月十四日。就在这个时候,邓小平生病了,确诊为急性前列腺炎,必须马上送往医院,接受治疗。可是,身份特殊的邓小平此时正处在政治隔离期,并不方便公开露面。在华国锋与汪东兴的批示下,邓小平进行了手术治疗。

手术后的邓小精神好多了。这一天,叶剑英派警卫直接到医院把邓小平接到他在西山的家中。叶剑英与邓小平的这一次西山谈话,所涉及的最为关键的话题,还是“小平快出山”的问题。叶剑英小声地告诉邓小平,说自己已经多次找到华国锋商议邓小平复职的事情,但华国锋主席始终有些顾虑,毕竟“四人帮”刚刚下台,党内许多事情还不够稳定。华国锋的意思是,邓小平出来工作是可以的,但是这个弯不能转得太急,要有个过程,要水到渠成。

出院后,邓小平受叶剑英之邀也入住西山。当夜,邓小平在桌上摊开信纸。他对卓琳说,我要给中央写一封信。几天之后,这封信就到了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手中。这封信上有这样一段寓意深刻的话:“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、全军和全国人民,把党和社会主义的事业,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事业,胜利地推向前进。”

只要仔细读一读,就不难看出,这是邓小平从理论上批评了“两个凡是”。在这之前,谁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,邓小平却写下了“准确的完整的”这样的词汇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?邓小平深层次的意思是什么呢?这样的提法可不可以采纳呢?华国锋将这封信读了好几遍,没有吭声。汪东兴后来问华国锋,华主席,您看这封信怎么样?华国锋一时也没有回答。

这是一种角力。作为中国共产党此时的掌舵人,华国锋心里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一点。北京的早春还是很冷,中南海的许多树木都还没有返绿,但华国锋总是经常一个人穿上大衣、戴上围巾,在湖边迎风漫步,来来回回地走,警卫劝他早些回屋,他也不听。那些日子,在华国锋所居住的中南海宅所里,那盏办公室里的台灯都是亮到深夜才熄灭的。

中国政治形势的发展,可能比想象中更快一些。

在在一九七七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一日中共十届三中全会上,会议一致通过了《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议》,决定恢复邓小平中共中央委员,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常委,中央副主席,中央军委副主席,国务院副总理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务。

历经叫人唏嘘的三落三起,七十三岁的邓小平终于再一次走上了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,成为仅次于华国锋、叶剑英的中共第三号人物。(《山西晚报》2014.08.21)

 

 

相关阅读

打印
返回首页
我有话说
相关阅读
扫二维码